网页抬头

最新消息:

敬请关注 ①浅谈新冠肺炎的中医疗法 ②艾立康审评延迟通知 ③浅评癌症免疫疗法与中医破阴通阳法 ④安哥拉HIV抗体转阴感谢信 ⑤杨小勇:艾立康在安哥拉的临床汇报 ⑥安哥拉Emiliana的艾立康抗体转阴检测单 ⑦安哥拉Emiliana釆血现场以及合影


 

                         

浅谈新冠肺炎的中医疗法

·孙传正·

关键词:寒湿疫/ 呼吸窘迫/ 升举大气/ 清肃病毒

新冠肺炎(COVlD-19)是新冠病毒(SARS-CoV-2引发的一种新的传染病,以呼吸窘迫综合症为主特征,病机寒侵血凝。该病症情凶险,传染性强。倘以2020123日(春节前)武汉封城作为世界防控起点,截至59日国外感染者已突破380万,死亡超27万,平均死亡率7%以上。尽快控制疫情蔓延已成全球政府的第一使命,当务之急是寻求特效药,人们大多将特效希望寄托于疫苗,但疫苗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中国迅速阻断疫情蔓延势头的历程表明,中医药具有卓越优势。本文兹就中医药防治机制作一粗浅讨论,冀其抛砖引玉,望同道批评。

一、中医学定位“寒湿疫”

新冠肺炎属中医学“疫病”范围。《说文解字》云:“疫,民皆疾也”。以流行性为特征,延门合户,大小同病。《素问·剌法论篇》云:“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所谓五疫者,木疫、火疫、土疫、金疫、水疫是也。该分类以干支纪年结合五行病性划分。2020庚子纪年,庚为西方金,子为玄武水。水生于金,子夺母气,故民病肺金为患。肺主气,肺气被夺,故以呼吸窘迫综合症为主特征。凡大疫流行,节令每有前趋,故起病春节前。“庚”为西方金,其气肃杀,“子”为北方水,其气寒冽,是以新冠肺炎一派阴寒之像。寒必凝湿,犹大气寒流之聚集阴云。新冠虽有发热而脉不浮大,舌质淡紫,苔白厚腻,小便清,非夹杂它病或治疗过当阴液损伤者,难有红舌黄苔。鉴此中医学定位为寒湿疫,病性为阴。夫寒湿夹杂如油入面,疫情自非一年半载能消散仲景《伤寒论》原序可印证:“余宗族素多,向馀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十年死亡三分有二,惨烈之状无可言表,是以仲景著《伤寒杂病论》留世。细品仲景原序“伤寒”乃寒湿疫也,倘单纯季节性伤寒,不致流行许久也。

2003SARS疫情,主证候也是呼吸窘迫综合症,干支纪年癸未,癸为雨露,未为木库。癸露滋木,故SARS为木疫木盛侮金故肺病,木火刑金则热盛,高热可达40℃,舌红苔黄,小便黄,辨证为湿温,病性为阳。木主风,风易吹过,故疫情易逝。宋代以后或因气候变迁,明清时期的热病每以温病、温疫名之,吴又可《温疫论》、叶桂《温热论》、吴鞠通《温病条辨》成为主流学说。吴又可创异气说:“温疫之为病……乃天地间别有一种异气所感”;“气即是物,物即是气。知气可以制物,则知物可以制气矣。夫物之可以制气者,药物也”。新冠肺炎的病性虽与吴氏所论温疫不同,然则异气致病机理则一。新冠病毒(SARS-CoV-2亦异气也,理法方药得当,自可药到病除。

二、现代医学的认知与疗法

现代医学对COVlD-19认知主要基于微生物学,病原体SARS-CoV-2非典SARS病原体同属冠状病毒,二者同源性高达90%左右,所以世卫组织对SARS-CoV-2命名的潜含义是SARS-2型。由于SARS-2在演化过程中整合了慢病毒基因,因而具有两重性,既具有SARS的烈性病特征,又具备了慢病毒潜伏期长、无症状可传播的特点。它是一种正单链RNA病毒,没有DNA稳定,所以变异更快。短短几月,变异株已达9之多,其中A2a毒株传播力最强,在欧美、巴西、印度等地已成为主要毒株,意大利占比已达80%。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通过对SARSMERSHCoV-OC43HCoV-HKU1四个病毒构建的“发生率模型”进行了预测,推演结果是:无论是否能研发出疫苗,新冠病毒可能会陪伴人类到2025年。如果疫苗不起作用,新冠将会演变成10-50倍致死率的流感样疾病,每年都会呼啸而至。

1、新冠肺炎对现代医学的挑战

COVlD-19非典SARS主症候都是呼吸窘迫综合症,但病理学特征有其重大区别。SARS中医学辨证属湿温,病性为阳,高热可达40℃以上,潜伏期不超一周,仅发热期有传染性,血栓很少发生。COVlD-19中医学定位寒湿疫,病性为阴,全身性凝血为普遍现象。发烧以中低热为主,与普通感冒仿佛,较少超39℃。潜伏期多数为二周,也有轻微发热一次后超40天以上无症状者,无症状者也具传染性,所以传播力远比SARS纽约州首批先后住院的5700例中,有基础疾病者分诊时30.7%有发烧,不发烧居多,此乃不可控传播之重大隐患,防不胜防。

SARS-CoV-2可附着在人体多部位细胞上,在细胞内复制繁殖,并可穿透主要脏器如心脏、肾脏、大脑甚至血管,故而疾病变化复杂。新冠肺炎“呼吸窘迫综合症”的病理因素,是SARS-CoV-2在侵袭肺部并复制过程中,将自身寒冽性气传递给了肺,通过肺的敷布功能将阴寒之气传递到了全身脏器与血管。寒则凝聚,因而全身血流发生弥漫性凝血或血栓者良多,尸解证明多数呼吸窘迫综合症死亡者体内可发现血栓。肺栓塞则导致呼吸窘迫,心血管栓塞则导致猝死,肾栓塞则导致肾衰竭,脑血管栓塞则导致中风,肝脏血凝则导致肝血管脂肪样变性和活动性炎症,肢体动静脉栓塞则导致肢端发凉变紫或冻疮样病变。

全身饱和血氧系通过肺的血氧交换获得,肺被寒侵血凝使血氧浓度迅速下降,反射性地引起免疫功能本能顽抗,从而导致炎性免疫风暴裹挟,致气管、支气管、肺泡表面覆盖了果冻状胶粘痰,从而形成呼吸窘迫恶性循环,最终使患者处于溺死状态。世间万物皆分阴阳,病毒与免疫也分阴阳。细胞免疫属阳,体液免疫属阴。炎性免疫风暴之发生,盖因新冠病毒的阴寒之气,诱导免疫系统TH1/TH2辅助性T细胞亚群的功能向TH2漂移,导致TH2分泌的白芥素IL-4IL-5IL-6IL-10阴性细胞因子大量发生,致体液免疫过剩细胞免疫缺陷,破坏了免疫自稳。

2、现代医学的治疗方法

现代医学对COVlD-19的治疗主要依托抗病毒药、支持疗法和疫苗三大块。现代医学认为,抗病毒药与疫苗设计都只能针对某一固定不变的病原体,由于病毒变异快,有效药与疫苗研发往往跟不上病毒变异节奏,所以成功难度大。支持疗法除体质药外,还包括机械通气,如呼吸机与人工肺,但机械通气弊端已暴露无遗。截至422日纽约州首批先后住院者中,运用有创通气治疗的320例患者,死亡率88.1%故有创通气实为无奈之举!

新冠疫苗成功概率究竟有多大?拭目以待。疫苗源于中医“人痘术”,很希望尽快成功,但成败有其客观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这个规律就是病毒的阴阳属性疫苗的本质是体液免疫,体液免疫以抗体为代表。不少专家表示:只要疫苗能产生抗体,就是有效疫苗。但这并不符合医史事实。艾滋病检查以HIV抗体阳性为确认,艾滋携带者身上HIV抗体滴度都很高,因何不能免疫自愈?因为HIV是阴性病原体。凡上临床疫苗都在实验室试验获得了抗体阳性。艾滋疫苗全球试验上百次,没有一次成功。20131128日新英格兰杂志的《预防艾滋病病毒疫苗的疗效试验》一文,披露了历时十一年有着2504位男性和变性女性参与的艾滋疫苗试验。该试验在28周(20134月)的时候被美国数据和安全监督委员会建议终止。度功过山真面目保故而人有男女,病有阴阳,试验分析表明:28周时候疫苗组的感染率已超过空白对照组25%,终止试验时的二者差距已超过30%试验组感染率比空白对照组高的那么离谱,就因为疫苗中的HIV基因片段属于阴性,阴病阴治,引发了“免疫促进”【注】同理,新冠也是阴性病原体,其疫苗同样不排除提高感染率之风险。新近,牛津大学新冠疫苗的猴子试验已宣告失败,虽然六只试验猴都产生了抗体,但全部被感染!

美国新冠检测也以抗体阳性为确认,如果有抗体就能免疫自愈,为何全球政府都不进行全民免疫?读懂这一点,新冠疫苗的前景已然可以明了矣!疫苗乏效时,也许有人会说:那是因为病毒变异快,疫苗有效期短,需要不断更新。但是天花与麻疹的疫苗并未不断更新,而是一用到底。天花麻疹同是微生物病毒,不可能不变异。需知决定疫苗成败的因素,在于病原体的阴阳属性。阳性病原体的疫苗能成功,阴性病原体的疫苗只能成功于实验室的“抗体阳性”,实际应用却无效,这已屡见不鲜天花麻疹都是阳性病原体,所以能一次成功。HIV是阴性病原体,所以艾滋疫苗不可能成功,新冠也是阴性病原体,疫苗结论与艾滋病同。区分病原体阴阳属性,依据是疾病的证候群,病程符合温病学说“卫-气-营-血”传变规律者属阳,不符合“卫-气-营-血”规律者属阴。COVlD-19病程一派寒像,不符合“卫-气-营-血”传变规律,所以疫苗的前途虚无缥缈!

三、开肺饮治疗新冠肺炎的原理

中医学是超前的人体生态科学。不论杂病或传染病,治疗都是对人体内环境生态的修复过程。《素问·移精变气论》曰:“理色脉而通神明……所以远死而近生”。“神明”者,整体生命状态也,分正常生命状态与病理生命状态两种。病理生命状态下,不论是致病因子、生理病理产物、生理病理形态与体质机能状况等等,都属人体内环境范畴。中医的内环境生态疗法,决定其愈病机理与西医西药截然不同,对传染病的治疗不是依靠药物直接杀灭病原体,而是通过把握机体内环境综合情势的信息表达,依据“辨证论治”方法学,通过调整和营造不利于病原体生存的人体内环境,提高机体代谢功能和自我修复能力而愈病众所周知,某些生物链的解体,并非必然是化学物质或枪炮杀灭了某些物种,而是变迁了的环境不再利于这些物种的继续生存。所以中医调控人体内环境的生态学疗法,符合“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的天道原理。中医药治新冠肺炎也须遵循该原理。或曰:新冠变种繁多,何以应对诸多变种?答曰:病毒一变再变,万变不离其宗,寒湿疫病性不变也!

COVlD-19主要由飞沫传播,传染性强,死亡率高。发烧、干咳、胸闷疲乏、肌肉酸痛、呼吸窘迫为常见症状,呼吸窘迫是其主要死因。也不乏虽无症状一天内就突发进入濒死状态者。是故治疗方法需要集防治于一身,适轻重症于一炉,能一招扭转乾坤。现将本研究所《开肺饮》的药理机制与读者略作分享:

1急则治标,升举大气,保障生存为要:COVlD-19呼吸窘迫综合症属中医大气下陷范围。大气下陷表现为吸气性呼吸困难,气在喉间下不到肺,俗称“气不上续”,喉间无哮鸣音。多数人易误述为喘,喘是哮喘病与肺气肿特征,表现为呼气性呼吸困难,虽亦有胸闷,但以喉间有哮鸣音为特征,仲景称“喉中水鸡声”。经云:“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所以第一梯队用药,必须遵从“急则治标”原则,升举大气使“气不孤危”,确保当前生存。张锡纯《医学衷中参西录》介绍,桂枝有升举大气特殊效用,单味50克煎服,顷刻见效,笔者每加黄芪同用屡试不爽。第二梯队,跟进豁痰理瘀以清除病理产物,与升举大气相辅相成。半夏枳实辛开苦降,豁痰开闭。枳实去痰有推墙倒壁之功,配桂枝、升麻、黄芪则升降有序,重启气机出入。蜂房丹参搜络理瘀,畅行心肺。蜂房中空如肺,与肺形气相通,引药直捣窠穴。如此则肺气宣通,窘迫综合症可解矣!

2标本兼顾,通络理瘀,清肃病毒为务:疫病治疗以祛邪为宗旨。寒疫以去寒为本,虽然新冠之寒由SARS-CoV-2传递,中医治病不可被病毒误导,须立足于学科自我主体意识,注重温肺逐寒。桂枝、细辛、干姜之类,温肺逐寒必备。不拘是干咳痰不出,或窘迫综合症,或猝死、中风、肾衰竭等等,都是寒凝所致。艳阳高照,春暖花开,黄河厚冰自行消溶,一泻千里奔腾到海矣。寒必夹湿,湿乃秽气,藿香、佩兰、草果、羌活之香,辟秽化浊,合以生薏仁、滑石导浊从大小便出,邪去正安矣。

由于SARS-CoV-2进入细胞,故新冠“愈”RNA阴者有可能再次复阳。目前再次复阳概率约在15%左右,此乃病毒从宿主细胞逸出故尔。欲阻断病毒复阳,必须清除细胞内病毒。达此目标需要二法同步:一是提高细胞免疫,二是启动络病疗法。T细胞主细胞免疫,B胞主体液免疫。正常情况下,TB细胞各司其职,相互协同又相互制约。清除人体内病毒主要靠细胞免疫而非体液免疫。T细胞属阳,所以须温煦阳气,让T胞增殖。研究证明,扶阳抑阴的“四逆汤对正常机体和免疫功能低下状态机体的T细胞增殖有促进作用,并使后者达到正常水平,对B胞增殖效应有抑制作用”。引文来自《中国实验临床免疫学杂志》1995年第8。《开肺饮》中桂枝、细辛、干姜、黄芪均能抑阴温阳。至若络病疗法,即叶天士的虫蚁通络法,可引药力深入于细胞以搜剔。叶天士云:“瘀血痰浊,溷处其间,草木不能建功,必借虫蚁入络搜剔。飞者升,走者降,血无凝著,气可宣通此之谓也。

3药贵流通,升降补泻,梯队纵横有序:中医治病用药如用兵,现代战争必须海陆空三军齐备,梯队纵横有序。方药贵在流通,宜以开合相济,升降相因,温凉相佐,补散得所,阴阳互根为法则。辟疫总以宣散倚重,故以黄芪、麦冬、沙参、甘草以补之,乌梅酸平以敛之。炎性免疫风暴之应对,除了提高细胞免疫以保持免疫自稳,还需凉散之剂以透达消敏,故银花、连翘、鱼腥草类亦伺列期间。

开肺饮集升举大气,温肺逐寒,豁痰理瘀,辟秽泄浊,一气呵成之效。气血流畅无所不达,药起瞑眩可入骨髓。病灶在上呕出痰涎,病灶在下泻出污浊,病去瞑眩自去,病理产物无所遁形,可避免SARS类肺纤维化、肾衰、心血管病、骨坏死等严重后遗症之发生。

4、用药提示:新冠肺炎其本为寒,中医治疗有三味药需慎用:

(1)麻黄杏仁:麻黄杏仁散寒解表,呼吸窘迫发生前有利于截断病势。然则麻杏宣降,有胸闷呼吸窘迫者,难免会加剧大气下陷,故不宜持续应用。麻黄以发汗见长,过量使用易致阴液损伤体质下降。

(2)石膏:石膏清热重剂,新冠肺炎病本为寒,虽有发热但以中低热为主,重用石膏则药过病所,易使病气冰伏其内。华廷芳云:“石膏为清火重剂,寒凉之性远胜知柏芩连,寻常病素体虚寒者切忌轻率投放,轻者食呆便溏,重者变症从生,遗患无穷。寒厥或真寒假热者用之,祸不旋蹱”。

5典型案例:(1重症一例:南宁黄×,男55岁。2020120西安旅游,游了兵马俑和华山,也去了人口密集的夜市,24返回。数天后因肌肉酸痛,胸闷短气、疲乏无力、干咳无痰,发热38入院。医生未告知本人实情,但向亲人作了明确交待:“要有心理准备,24小时开机,接通知后一小时赶到医院”。黄×因他病房左右患者“都一下子没了”,怀疑自己感染新冠向笔者求助,处以开肺饮汤方。据反馈:服后肚腹鸣响有稀便,吐出含血丝粘腻痰,大便有黑色出血,“医生奇怪为什么我能挺过来,没被天收了”。215日黄×作了肺CT复查,结论是:“右侧第56肋陈旧性骨折,2019916日片对比,所见大致相同”。患者建议:“我觉得您的方是有效的,武汉的死亡率那么高,为什么不在家里用你的方呢?天佑中华,我愿意作为您的病例,希望对您对大家对武汉人有用

2轻症三例:均为马来西亚华人。330日江西友人赖×反馈:他在马来西亚投资养虾场,虾场三位工人因出差在飞机上感染了SARS-CoV-2,干咳发热,肌肉酸痛,胸闷乏力,由当地疾控确诊RNA阳性。赖×给以开肺饮汤方,让患家在当地自行买中药煎服。出于意料之外,三天就好。当地疾控表示难以理解,说不可能这么快就好。嘱咐续服几剂巩固。

(3)疑似病一例:广州韦×,男,43。两周前曾去医院看望病人,回家两天后发生干咳,肚子疼,拉稀,发烧38.6℃,主动与家人隔离。吃了小柴胡烧就退,晚上又烧,连续一周余。423日求助,予以开肺饮汤方。427日反馈“您的药方真神奇,服用了两次(一副)您的方子,体温就正常了,喝三次时肚子响和拉肚腹痛全好了56日再次反馈:喝了六天之后已经完全好了,观察了几天也没有复发

COVlD-19对人类的潜在威胁不可低估,全球都在积极应对。愿本文能对研究人员和医务人员的治疗思路有所参考!

 

东阳市孙氏本草中医药研究所

2020518日于东阳

 

【注释】:免疫促进是指使用免疫血清(或疫苗)后反而使免疫动物发生“适得其反”效果的现象。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20002月出版的由刘恭植主编的《现代医学免疫学》对“免疫促进”有则举例:“有人制备了肿瘤细胞的免疫血清来防治肿瘤,可是结果适得其反。用肿瘤细胞接种未经免疫的动物和免疫的动物,后者反而快速死亡,这种不可理解的现象称之为免疫促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