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抬头

最新消息:

敬请关注 ①安哥拉HIV抗体转阴感谢信 ②杨小勇:艾立康在安哥拉的临床汇报 ③安哥拉Emiliana的艾立康抗体转阴检测单 ④安哥拉Emiliana釆血现场以及合影


 

        

癌症答疑】

1、问:现在的癌症治疗,大多采取手术和放化疗,各有什么利弊?

答:手术切除与放化疗是西医治癌的常规手段。早中期手术切除,不失为延长患者生存期的有效措施,但多数在术后一、二年内复发,复发后的治疗就比较困难。先期的放化疗,对控制病灶作用较好,但毒副作用过大,不但人体免疫机能被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坏,还存在诱发其它癌症的可能,所以放化疗的疗程数应严加控制。有的癌症患者,刚发现时什么症状都没有,治疗几个月就失去了性命,这大多是过度治疗所致。术后以中药治疗为好,体质好的放化疗次数亦不宜超过三次。不手术者的放化疗次数同样不宜多,过多的放化疗存在导致“扩散”的危险。 2007416日,《健康报》4版登有一条《癌症为什么越治越扩散》的解释,现将其全文转登,读者们不妨参阅。

《癌症为什么越治越扩散》原文:

有些癌症患者在接受手术、化疗或放疗后,癌细胞反而加速扩散。美国一项研究发现,一种被称为TGF-β(转化成长因子-2)的物质是原因之一。

据报道,美国研究人员发现,患乳腺癌的老鼠在服用化疗药物阿霉素或接受放疗后,体内TGF-β含量增加,导致癌细胞向肺部扩散。报告认为,TGF-β既能抑制某些癌细胞生长,也能刺激某些癌细胞扩散。研发抑制这种物质的药物可能有助于防止癌症复发。

研究者说:“可能不只TGF-β可以导致癌细胞扩散。包括一些在免疫系统中发挥信号作用的化学物质在内的其他许多物质都与癌细胞的扩散和生长有关。”此前已有科学家提出,所谓的原始癌细胞可能会以某种方式抑制其它癌细胞生长,切除或杀灭原始癌细胞可能使其他未检测出的癌细胞得以生长。     (海)

2、问:基因治疗被认为是最具前途的攻克癌症手段,前景如何?

答:基因治癌作为一种探索与选择,无可厚非,但不宜盲从。时下有种不好的弊病,那就是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外国人说免疫,什么病都套上免疫;外国人说基因,什么病都套上基因,甚至还出现什么“中药基因”云云。基因的本质特征是其遗传性。美国FDA将基因治疗定义为“基于修饰活细胞遗传物质而进行的医学干预”;中国SFDA的定义是“以改变细胞遗传物质为基础的医学治疗”。按照上述定义,基因治癌最值得质疑的是——癌症是不是遗传病?尽管癌症的家族多发性十分明显,但以此判定癌症为遗传病显然缺乏有效证据,“致癌基因”说更不足以提供这种证据。如果癌症是遗传病,那就用不着“禁烟”,用不着治污,用不着谈什么致癌物。反之,既然不是遗传病,基因治癌也就背离了FDASFDA的定义,“致癌基因”说就成了空中楼阁。那么,人们竭尽宣染的“致癌基因究竟是什么呢?不过是癌变信息在基因表达上的动态反应而已,它是后天病理改变的结果(哪怕是癌变早期细微的改变)所以,此类基因应将其称之为病理基因才比较合适,因为它是可逆的。其实,“基因治癌”的设计从一开始就陷入了认识论的谬误,倒置了病理基因表达的因果关系,将癌变的病理信息误认为癌瘤生发动因。癌症生发机制是基础体温偏低导致全身性代谢废物稽留,其家族多发性的奥秘在于低体温遗传。凡癌症患者必然基础体温偏低,然则低体温者并非必然得癌,关键还在于自我净化系统是否高效!如果将“基因疗法”定位于基础体温或自我净化系统的调整,或许会有拨云见日的一天!

3、问:脏器移植的治癌效果如何?

答:脏器移植技术日渐成熟,对于非癌性脏器功能衰竭者,如心肾衰竭、肝硬化等疾病,进行该手术具有重要意义,但癌症则不然。影星傅彪的肝癌两次移植成功,存活期也不过一整年。缘何短期内就会在新脏器中再度发生癌变?答案很简单:因为癌症是一种全身性的人体代谢废物稽留综合症,移植脏器由于生命力相对薄弱,加之抗排斥治疗使人体免疫功能下降,全身代谢废物迅速向该薄弱地带集结,癌变再度发生是其必然!

4、问:按照《癌林纠错》的理论,既然癌症形成的本质根源是基础体温偏低,那么是否
可以说,致癌物对基础体温正常人来说就不会致癌?

答:非也。任何事物的变化都存在内因与外因两个方面,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基础体温偏低是癌症形成的内在根源即内因,致癌因素(致癌物)属癌症形成的外在因素即外因。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但亦可反过来改变内因,人类和地球生物都是通过环境因素(即外因),导致内因(包括基因)发生变化而进化。在中医学上,浊者阴也,致癌物都属阴性物质(如雌激素、抗生素等寒凉药物、其它环境污染物、人体自身代谢废物等等),人体长期受这些阴性物质的侵害,久而增气,导致人体阴盛阳衰,就会逐步产生趋向性低体温转化,使新陈代谢迟缓,代谢废物稽留增加,最终就有可能导致癌症的发生。即便是寒气侵袭,如不及时得到治疗,也有可能由此发展为癌症,如《灵枢·百病始生篇》说:“卒然外中于寒,若内伤于忧怒,则气上逆,气上逆则六俞不通,温气不行,凝血蕴里而不散,津液涩渗,著而不去,而积皆成矣!”

5、问:医学界有与《癌林纠错》理论持相似观点的临床家吗?

答:《癌林纠错》对癌症形成机制进行了系统阐述,指出癌症形成的内在本质根源是阴盛阳衰,其量化标志是基础体温偏低。认为癌症属“阴盛阳衰”的医家历代不乏其人,例如宋代名医窦汉卿就明确指出了“乳岩(癌)乃阴极阳衰”,棒喝单纯散瘀化痰法“血无阳安能散”?全国中西医结合乳腺病协作组组长杜玉堂教授支持该一观点;新近,北京一肿瘤专家总结了近十年1000例肿瘤患者的病案,从中医辨证角度,发现80%的患者为“阳虚”体质。

6、问:你对李可先生的“攻癌夺命汤”有何评价?

答:攻癌夺命汤由海藻、生甘草、黄药子、木鳖子、醋鳖甲、夏枯草、白花蛇舌草、蚤休、生半夏、鲜生姜、玄参、生牡蛎、海蛤壳各30克,象贝15克,山慈姑、山豆根各10克,全虫12只,大蜈蚣4条,明雄黄1(研吞)19味药组成。

 ①本人对李老先生不拘一格治疗诸如严重心血管、癌症等疑难病所取得的瞩目成就深表敬意,在当前中医药低迷形势下,十分振奋人心。

②“攻癌夺命汤”的整体思路是以毒攻毒,逐阴以通阳,其中明雄黄为逐阴通阳枢纽药物。全方以现代抑癌理念为主导。

③该方药性剧烈,服后易有“冥眩”现象,生死存亡处决于俄顷,是以名之为“夺命”,无丰富临床经验者,不可贸然仿用。

④癌症虚实互见,因虚致实。该方的缺点是有攻无守,缺乏气血周流药物,李老先生亲用该方时,不但有所加减,也必有不宣之秘。

⑤当今癌瘤检测手段先进,多数患者发现时体质尚可,倘长期攻伐,应注意虚虚之戒。况且常服雄黄、黄药子之类有毒药物,容易变生他病,后学者自当谨慎。

7、问:有的医生说,治癌要采取“饥饿疗法”,不能用补药,肿块越补越大。请问癌症
病人究竟能否服用人参?

答:癌症因虚致实,虚为实之源,人参黄芪本在化癌方剂的当用之列,特别是显著虚弱者,必须重用人参、黄芪、茱萸类补药。主张“饥饿疗法”者,首先是对癌症形成机制不明,错误地认为癌系纯“实证”,当泻不当补。需知癌块是由机体代谢废物累积而成,正气越弱累积愈快,形成恶性循环。也就是说,它的养份是从机体汲取,而不是从饮食和药物中吸收,“饥饿疗法”是一种谬误。

放化疗的普遍规律是:前期癌块缩小快,多次之后,癌瘤反而加速膨胀并扩散,这是临床不争的事实。例如,一女性颔骨骨肉瘤患者,行手术切除后转移至肺,复行肺部手术切除,不久再次复发,行放化疗13次。前几次肿瘤缩小,后则越化越大,改用珈玛刀,亦是初有缩小,后则增大。究其原因,就在于放化疗或珈玛刀的前后期,人体正气强弱不同。人体正气是新陈代谢的动力,前期正气尚存,代谢机能犹可勉为其难,故能借其利兵而败贼,使肿瘤缩小;多次放化疗后正气严重受损,机体自我净化功能和自修复能力无从依傍,兵虽利而力不从矣,故而癌肿反而发展迅速。《三国演义》里有位关公,使一口120斤的青龙偃月刀,过五关斩六将,敌人闻风丧胆,其威风凛凛的气概,全凭他的神力将其运用得出神入化。倘若普通人提120斤的兵器,说不定未举就已被敌所杀,因其体能已被自身超重的兵器所耗。治病亦是同理,抗癌治疗必须以补为主。两汉相斗,拳大不如体壮,体壮才能熟用利兵,并非主张赤手空拳也。

8、问:中药治疗过程中癌胚抗原(CEA)升高,是否必须进行化疗?

答:癌胚抗原正常值为0-10μg/L,医生通常将其>20μg/L判断为恶性。然而实践表明,单以癌胚抗原判断癌瘤进展或治疗效果,不免有失偏颇。因为该抗原只有在癌细胞发生凋亡分解时,才会大量进入血液。进展期由于癌细胞尚未发生凋亡,癌前细胞相继向癌体集结,所以血液中抗原含量较低。例如,一例陈姓原发性肝癌患者,CT示癌组织已弥漫于整个肝脏,疼痛剧烈,食入即吐,癌胚抗原却只有2.2μg/L;一例胰腺癌扩散至肝脏患者,全身黄染,呃逆连连,癌胚抗原亦仅2.8μg/L。显然,临床上不能仅凭癌胚抗原在正常值范围而否定其该二例癌症的存在。再如,上海一田姓女结肠癌患者,手术摘除后肠粘连,大便不下。由于吻合口存在漏点,粪水从红肿的体表术口流出,疼痛异常,医院束手无策。服中药制品一星期后大便得下,体表术口开始结痂。医生怕发生腹膜炎,复将结痂捅开进行灌洗消炎,日久遂成瘘管而难以愈合。8个月后体质较好,笔者建议住院进行除瘘手术,术时腹腔检查无肿块与转移,先前充满肠腔的数十个2cm或黄豆大的“息肉”竟已消无形迹,但查癌胚抗原却高达79μg/L。医院据此给予二个月化疗,未料癌胚抗原竟增至127μg/L,并引发腹胀与严重呃逆诸症。丈夫复求于笔者,予旋复代赭汤加大剂人参佐少量理气之品以缓解。

由是观之,对于癌胚抗原应该活看。从某种意义上说,服用良好化癌中药后,癌胚抗原一度升高,是由癌细胞或癌前细胞分解所致,不必匆忙借助于化疗,保证生存才是最重要的。

9、问:已经转移扩散的癌症患者,中医药治疗有可能延长生存期吗?

答:西医对癌症有个早期亚临床期、亚临床期、中期、晚期(亦称终末期)的划分,转移扩散者属于晚期。以肝癌为例:

①早期亚临床期:由癌前病变细胞产生到亚临床肝癌症断成立,时间约10个月,无任何症状,影像学难以发现。

②亚临床期:由亚临床肝癌到症状出现,一般约10个月,常由影像学发现。

③中期:由症状出现到黄疸、腹水或远处转移,约4个月。

④晚期:黄疸、腹水或远处转移出现到死亡,大约二个月。肝癌总的病程大约两年半时间,其中两年时间都是在没有症状的早期阶段,一旦出现症状已为时已晚。

这是西医对癌症治疗过程的规律性总结。其实,癌前病变细胞,正常人群也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就既病者而言,早期亚临床期的时间远不止10个月,至少在数年以上,患者不自觉而已。中医药对癌症的治疗,即便是晚期,如果方药得当,并不受此生存规律之约束。中医学是一门整体生命状态医学,以调控整体生命状态为治疗手段,疾病预后与西医判断不一。笔者认为,凡能吃饭,能走路,大小便不失禁者,不论转移扩散与否,都是生命状态堪以维持的表现,应抓紧这一有利时机巩固现状,促进代谢以分解癌细胞。能吃饭,说明脾胃功能未衰,药物能正常吸收并发挥其作用;能走路,说明生命大厦还能支撑;大小便不失禁,说明脏腑藏精功能未失,正气有望恢复。只要生命状态能得到巩固,不但生存期可得以延长,治愈的希望也就同时存在。反之,如果不能吃饭,不能走路,大小便失禁,大肉已脱,即便没有转移扩散,生命之光的熄灭亦已屈指可数矣!

此外,能否保持乐观心态,是延长生存期的重要一环。消极心态对机体破坏性的暗示和疾病归转之不良作用,不容忽视。忧虑重重者,往往促其命期。

10、问:我一亲属60岁不到,男,患小细胞肺癌近一年,行放、化疗多次,服中药无数,始终未能控制,现转移至肝、盆腔、腹股沟,但未有胸腹水,尚能走路。近半月来每天需服用吗啡止痛,纳差,食后有恶心呕吐。医院说生存期只剩一月,这样的病人还有可能延长生存期吗?

答:中医预后判断要看治疗得当与否。急则治标,缓则治本。当前最重要的是解除标症,患者要放下思想包袱,注意饮食禁忌:

①精神状态  中医学是一门生命状态医学,精神状态十分重要,其中包括对待疾病的态度,豁达无畏者的疗效比心事重重者好。

②开胃进食  脾胃为后天之本,纳差、恶心呕吐是脾胃失职,饮食难为精气。脾胃既失,百药不效,当务之急要解决开胃进食。长期放、化疗和服用配伍失当的清热解毒中药,均可败坏脾胃功能。疾病既到这一阶段,应该停止一切放化疗和寒凉中药,保住脾胃才有可能延长生存期。脾胃中土,重在温养,调整升降功能。

③补虚止痛  癌症疼痛属于虚寒,中药止痛,应立足于补虚祛寒,重用参芪、当归,酌用乌附、细辛,稍加流通之品。吗啡类药物既已服用,暂时照服,随着疼痛缓解,逐步撤除。

④饮食禁忌  凡发物,影响气血流通的食物,如豆腐、鸡肉、鸡蛋、猪爪、猪头、糯米、无鳞鱼、猪牛羊血、龟鳖均在当禁之例,少吃生冷食品(包括水果)。菜肴宜加用姜、葱、蒜、辣椒、胡椒等以开胃进食,促进代谢。萝卜、茶叶、绿豆等的禁忌视配伍药物而定。

目前尚能行走,没有胸腹水。只要解决上述问题,跟进治本药物,延长生存期应该不会有问题。

    **我们将会对所有咨询作出答复,希继续关注!

    咨询请发我们邮箱:zjsunshi@163.com